与乱针绣有关的孤独

2020/12/11 13:28:13  情调苏州

乱针绣是孤独的代名词,与之相关的种种都有难以言说的隐秘。  

绣娘刺绣是孤独的,落座如禅定。看似毫无规则的手法,实则自成章法。身心被绣品牢牢占据,指尖翻飞而心不散乱。每一针都是她对绣品说的悄悄话,经由绣线来传达。所绣之物不同,绣线选择也不同。

像颜料之于油画,镜头之于摄影,绣线之于乱针绣,具有一根定江山的意义。颜色、粗细、搭配穷尽讲究。狮子的鬃毛和少女的长发当然不可能是同一规格的绣线,婴儿的脸庞和农民的双手也不会在物料上有什么相似之处。据说最细时,一丝的四十八分之一才能表现出肤如凝脂。在绣娘眼里,细如发丝并不是一个很准确的成语。发丝?不算细啦。  

完成一幅绣品,至少需要三个步骤——铺底、做细、精修。每一步对针法和丝线的要求都不同。横交叉、竖交叉、直立交叉……绣得太疏则露底,绣得太密则堆砌。每一次落针都是一次见证,见证一件艺术品的诞生。短则数月,长则数年,与其说刺绣考验的是绣娘的耐心,不如说考验的是时间。当耐心战胜时间,绣品便会被赐予光感和质感。

图@苏州高新区镇湖刺绣协会

像油画,是乱针绣作品被人评价最多的一点。可是如果一种艺术形式仅仅靠“像”另一种艺术形式而存在,那么它自身的生命力又在何处?乱针绣自20世纪30年代被发明,到今天近百年历史,如果只是油画的模仿者和附属品,恐怕早就被历史的车轮碾为尘土,又怎会散发出今日的光芒?

既然远看像油画,不妨凑近了看。好的绣品线条稠密而不堆积,层次分明而不杂乱。同时因为丝线有光泽,绣品在不同光线下,会呈现出不同的色泽。一幅风景绣品,放在明处,看到的是透过树叶斑驳的光;放在暗处,看到的也许就是光下摇曳的影。

图@苏州高新区镇湖刺绣协会

两种颜色的颜料混合在一起,会变成另一种颜色,两种丝线搭配在一起,也会产生另一种色相,但是原来的两色并不会在画布上消失。这就是绣品有时比油画更立体的原因,色彩超越平面,堆出厚度,充满神韵。这种由色彩变化和针法变化带来的观赏体验,超越了油画。  

鲁迅说过,一部《红楼梦》,经学家看见《易》,道学家看见淫,才子看见缠绵,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。艺术欣赏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,好的艺术作品给观众带来的艺术感受,就像透过万花筒看世界,一个视角一处风景,一种心情一个故事。当你站在绣品前,或触摸,或揣摩,或聆听,或观看,绣品散发出的韵味与你接收到的讯息,都是专属于你的秘密。从这个角度说,欣赏绣品也是件孤独的事情。当观赏者的孤独理解了绣娘的孤独,绣品便充满了生机,不再孤独。


原文载自《绣美山水 智汇高新》形象口袋书